赖账

莫名其妙的我还就就被赖上了。
公司接了个别人的剩嘴巴子活,在我们之前两家公司干都被清退了,活本来就不好干,今天还让人那么窝火。这个小区的外网排水设计上是需要土方挖至基础底实土上然后用砖起一个50的基础墙上来,小区还建在一个山上,那个土方量可想而知,因为是在乌鲁木齐市管理特别的严格不容许甩方土方必须拉运走,合同上我们的价格又不包括土方的外运,业主方在这个小区负责管网的监理还被辞退了大概和前两个被清退的公司有关,所以现在现场甲方负责管网的基本是空白,有事我只能联系监理主任,今天我挖基础联系甲方后被告知土方运至他们指定的地方,两个监理都告知了我同一个地点,但是当时两人的话都含含糊糊的说别说是我让倒的或者悄悄的倒这样的说辞,在我们运了不到十车上去后我接到司机电话告诉我被人拦下了要扣下车还要把人带走,我赶紧上山去看发生了什么,对方不知道是一个什么负责任态度极差带了一帮维族人一人拿一个棍子气势汹汹的,我赶紧打电话给甲方的主任,主任竟然告诉我之前他们打过一架没办法处理,我只好联系我的领导到现场,对

2016.04.17

前段时间公司新进来一个大学生,项目经理每天叫他跟着我,这几天他要准备毕业答辩回学校了,以前自己的时候不觉得但这一走还真觉得好忙,这人习惯了有人分担就再也回不去了。

这个月是啥啥都得扔掉,一个月的工资几天就花了一半重新补充,在工地那袜子烂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所以这两年我买袜子都是几十双的买不然根本跟不上丢掉的速度,我马上都上班了衣服鞋子别吝啬,可是在工地穿我是在不觉得有必要花几倍的价钱去买坏的速度一样的东西,鞋子两个月鞋底就快磨穿了,裤子两个月就磨烂了,我几次都穿着磨穿鞋底的鞋,磨烂的裤子畏畏缩缩的回家...还真是可怜。

希望小大学生不要辞职早日回来吧,虽然我收到他的短信他表达了想要尝试其他工作的意愿,不过心里也有些鄙夷现在工地环境这么好才几天就坚持不下去了...

那就晚安啦。

神奇宝贝之夜

2001年7月的一个星期五晚上,我光着膀子躺在床上玩宝可梦银,我妈在她的屋里看电视,窗外的大街上人头窜攒动,不时有炮竹的声响,不远处的世纪坛方向礼花的光芒时隐时现,那天北京申奥成功。

几年前辽艺版的宠物小精灵影响力还没完全散去,动不动HP和攻击力就上千上万,背面还可以撕下来当贴纸用的对战卡片在男生和女生间都很有人气,班里GB持有量创造了历史新高,放学后留下来传精灵的同学比值日的同学走得还晚。再往前一年,也是夏天,中国大陆全面禁止电子游戏的生产和销售,但这对于在青涩宝贝和模拟人生等PC游戏以及数不尽的盗版GB游戏中极度沉迷的我来说,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关注这些大人的事情。

开始玩宝可梦是99年的事儿了,出生在没有给零花钱习惯的家庭,12岁的我已经对着从同学那儿借来的GB攻略宝典里的红/绿攻略意淫了无数遍自己玩时的样子。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与其在听闻很恐怖的“千年虫”危机中等死,我决定干一票大的,以报暑假辅导班为借口找我妈要了一千块钱,然后去翠微大厦花980买了人生第一台掌机——银色的GameBoy Light。当天晚上,宝可梦绿里的妙蛙种子在我不懈的努力下,在1号道路华丽的进化成了妙蛙草……

七年没换包

上高三的时候开始爱上背制服包,觉得好方便和大家比起来也另类一些。结果从那时起到大学四年工作两年就一直都被制服包了,只换换颜色材质。我出门包里会装乱七八糟一堆东西所以大一些的包到现在反而是给我方便,坐下时还能抱在腿上给我足够的安全感。只是在新疆这地方会比较讨厌走到哪都要开包检查或者过安检机。因为新疆这走到哪现在都不让带液体所以竟然也算是减轻了负担,因为包很大在西安上大学时大家出门买了水一股脑的都会塞在我的包里,哈哈!
这几天看手机看的我眼花缭乱Xperia X系列着实吸引我的目光,要是能吧最高端的Xperia XP和XPERIA XA结合一下简直就是我眼中的最完美啊。贝爷说她再好是安卓也没办法,我呢是属于只要符合我的审美是啥都无所谓。还有之前的AQUOS 504SH如果能和DIGNO 502KC在某些地方结合一下也实在是我眼中的翻盖完美啊。很喜欢出门带一部翻盖一部全触控,一来解决的因为没电导致的重要电话漏接的痛苦,二来也肆无忌惮的可以玩手机了,毕竟在工地有时候工人干活是得有些什么事情来打发时间的嘛...

醉生梦死

大概每一次喝酒朋友都会对我说别喝了啦,少喝点,你再喝酒下次不和你出来了。然后我还是喝喝喝,在我的认知里喝酒不喝多还算什么喝酒啊,喝酒一定是要喝多的啊!大学之前喝多我一定哭,能哭多惨哭多惨,大概我缺乏安全感吧。现在啊,能笑多开心我就笑多开心,活在世上为什么不笑呢?

因为我和妈妈在两个地方生活,我每一次出门去超市回来时我妈妈都会问我有没有买几瓶酒回去啊,我说当然啊怎么可能不买酒,忘记买醋也不能忘记买酒啊!其实有点忘记什么时候开始迷恋上喝酒的了,大概是家庭开始变故的时候吧,印象好深哦第一次大概是八九岁吧自己做在客厅喝了一瓶干红好恐怖超级难受的好不,然后我爸说这才是我儿子...我们家酗酒的故事恐怕要从祖宗说起了,至少我知道的就得从我爷爷开始,爷爷就是因为喝酒去世的,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我爸绝对也是,没事我紧随其后。
上大学后我开始每天都喝酒,记得大学同学说『小君啊,你一天真的是醉生梦死的啊?』是啊,我每天都醉生梦死啊,毕业后这个毛病延续至今,再加上我工作的原因,怎么可能有一天不喝酒呢???